巨乳束缚

巨乳束缚

倘因循失治,而乳痈之症成矣。 先天立极是水火,水火既济无沉疴。

一剂而恶血散矣,不必二剂也。方用小柴胡汤加味治之。

 杏轩先生,于嘉庆九年,刊有《医案初集》,随证处方,灵心独运,足度后学金针矣。内外治疗,往往不能收功,有流血而至死者,似乎不必治也。

盖阳症之毒,其势甚骤,不亟用散毒之药,则养成大横,蔓延难收,小毒变成大毒。 连服八剂而痰块渐消,再服十剂而瘰尽化,再服一月全愈。

 服败毒之药,身愈野狼狈,而疮口更加腐烂,人以为毒深结于乳房也,谁知气血之大亏乎。安波按∶于庚辰岁治余杭金姓稚子,年甫五龄,形颇肮脏,忽患暴注下迫,形神顿减短滴,幼医以消导之属,靡不备尝,或有以暴泻属热者,需胡黄连之类,其泻转甚,延余诊治。

肺既受害,不能下生肾水,肾水无源,则肾益加燥,势必取资于肺金,而肺金又病,能不已虚而益虚,已燥而更燥也。 然内不可见而外即可辩也。

Leave a Reply